频道首页
“我在这里脱瘾了” ——走进贵州首家成瘾医学中心
发布时间:2021-03-24     浏览:


1d80a44a-f0ec-4b8e-9d56-a595e6ec79a3.png

春日,贵阳新添大道一个独立小院里五颜六色的小风车随风转动着,记者通过一楼电子门来到三楼,绿色的地面、蓝白相间的墙,连着一条长长的通道。一眼望去,地面干净整洁,家庭式的客厅、厨房、餐厅、卧室……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是医院,更像是一个家。



大厅里,五六个家长悠闲地看着电视,几名少年在通道嬉戏打闹,这是在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成瘾医学中心难得一见的一幕,更多是无声的沉默。 

16岁的小明(化名)说话总是低着头,不敢正视人,偶尔抬起头,也很快闪躲,对医生的问话很不耐烦。原本成绩不错的他甚至提出休学……

是什么改变了原本的好学生?

原来,小明进入高一后,爷爷给他买了一部手机,开始只是看一些游戏直播、小视频,后来喜欢上网游,起初设定每晚只玩1小时,白天还能完成学业。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网课就成为他上网打游戏的“官方理由”。



开学了,小明却无法集中注意力,脑海里总是浮现网游画面,每天一放学就赶回家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玩,成绩一落千丈,倍感压力的他用游戏来回避现实和缓解负性情绪。甚至向父母提出休学一年,愤怒的父亲剪断网线,小明便歇斯底里吼骂。

无奈之下,母亲带着小明来到省二医成瘾医学中心,经诊断,小明患上 “青少年网络成瘾”。医生为其制定了个案管理治疗计划。

5次心理治疗后,再次进入诊室的小明有了笑容,也能放下手机抬头与治疗师交谈,并表示想复读高一。

这样的故事在成瘾医学中心还很多……

“医院心理门诊经常接到市民有关网瘾的咨询,其中以青少年居多,尤其是初中生,他们人格尚未健全,自控能力较弱,电脑游戏能够让他们轻易获取现实生活中没有的成就感、归属感、愉悦感,一旦沉溺其中就无力反抗。”成瘾中心医师刘燕菁介绍。



成瘾医学中心设置有“个人治疗室”和“团体治疗室”,除了特色心理治疗,还组织孩子们一起玩游戏、画画、做有氧运动,一方面帮助孩子转移了兴趣,另一方面也让大家认识到沉迷网络世界的危害,燃起信心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

“社会心理干预是目前治疗网瘾患者采取较多的治疗方式,其次是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刘燕菁坦言,医学治疗不是治本之策,家庭教育更重要。15天的治疗仅仅是一个开始,要想使孩子真正改变,还需要家庭配合治疗。中心的心理医生除了给孩子们治疗,还会定期跟家长交流,在接下来的半年里还会跟踪这个家庭,随时提供咨询服务。



如果说未成年人选择上网来发泄负性情绪,那么喝酒抽烟则成了很多成年人的选择。

“你又喝醉了,再喝我们就离婚……”这一幕经常在王华(化名)家里上演,他每次喝酒,妻子都会大声斥责他。久而久之,他心中的苦闷越积越多,酒也越喝越多。

2019年,喝酒成瘾的王先生被工作单位辞退,妻子也无法约束他喝酒,于是提出离婚。满心悔恨的王先生请求妻子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戒酒。

在妻子的陪伴下,王先生来到成瘾中心接受戒酒治疗。通过心理访谈,医生了解到王先生是典型的“慢性子”,妻子则是“急性子”,双方经常沟通不顺畅,争吵不休,而夫妻间的争执正是引起王先生情绪波动使其反复饮酒的一个重要原因。

考虑到两人经常起冲突的原因,心理医生在治疗过程中还让夫妻二人角色互换扮演对方,约定丈夫说话快一步妻子慢一步,通过日常对话让双方认识自身的问题,体会争吵时对方的心情,从而真正理解对方。

“我终于在成瘾医学中心把酒瘾戒了。”出院后的王先生重新找到新工作,和妻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来源:健康贵州


上一篇 被轻视的“多动症”可能影响孩子一生
下一篇 护航青少年心理健康 家、校、社会需协同努力